Google、比尔盖兹的智慧城市新想像,从零开始比改造现有城区更炫

浏览量333 点赞833 2020-06-07
Google、比尔盖兹的智慧城市新想像,从零开始比改造现有城区更炫

全世界捲起一股智慧城市兴建热,现在连 Google 和比尔盖兹都要以造镇方式投入,他们的愿景,对各国智慧城市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刺激与思考。

自动驾驶小巴取代私家轿车穿梭在城市中、红绿灯能感应到行人并调整信号、冬天骑自行车会感受到车道的温暖、家中的水电等能源来自地下管道、货运机器人在地下隧道送货、全城市都有公共 Wi-Fi──这样的情境似乎出现在科幻电影中,不过在不久的将来,加拿大多伦多东湖滨区,即将出现一个这样的智慧社区。

Google 造镇  从基础建设开始

这个智慧城市是由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子公司 Sidewalk Labs,以及半官方机构多伦多湖滨(Waterfront Toronto)联手打造,首期建设面积近 12 英亩的码头区,最终在东湖滨区完成一座面积 800 英亩的数位之城。初期预定投注 5 千万美元,第一阶段估计容纳居民约 5,000 人,最快明年第一季开始试验,希望在建筑、运输、能源、环保等各方面都应用创新的技术,节省成本,同时又能提升便利性和舒适度。

兴建内容包括道路工程的防洪基础建设,以及其他必要的建筑物,财源将来自联邦、州和市政府共同出资的 12.5 亿美元基金。Google 加拿大总部和约 300 名员工将来要迁到这里的新办公室。

目前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推动智慧城市,根据 Markets and Markets 的报告,20.7 年全球智慧城市市场规模为 4,247 亿美元左右,5 年后预估会增加到大约 1 兆 2,017 亿美元,年複合成长率达到 23.1%。近来的打造趋势是从零开始,而不是改建现有的城区;因为这样远比改造旧城更容易,也符合成本效益。

例如沙乌地阿拉伯王储宾‧沙尔曼也宣布要斥资 5 千亿美元,在红海岸的沙漠区兴建一座名为新未来的城市「Neom」。在这座城市内,电力将百分之百来自太阳能、风力等再生能源,一切都会和人工智慧、物联网连结,而且机器人的数目会比居民还多。日本软体银行会长孙正义也表明要提供协助,第一阶段的开发计画预定在 2025 年完成。

此外,比尔盖兹则透过卡斯凯特投资公司(Cascade Investment)下的贝尔蒙特(Belmont Partners),在向来对科技业友善的美国亚利桑那州,以 8 千万美元购置 2.5 万英亩的土地,开发可供 8 万户住家、470 英亩公立学校保留用地,以及 3,800 英亩供办公大楼和商业设施使用。估计新城区可容纳人口 18 万人,全区将可以高速上网、自动驾车、自动化物流等。

全新城市  大数据实验场域

看起来 Google 和比尔盖兹都是要以造镇的方式来兴建智慧城市,不过目的和野心不尽相同。贝尔蒙特智慧城市的概念,是地产开发商要打造一个全新的城市,实践对未来城市的想像;相形之下,已挑战长生不老、人工智慧、机器人等各种不同领域的 Google,着眼点是获得实验场域和大数据。

由于一个城市要成长,必须充分应用所有居民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资讯,城市就是一个生活实验室,业者分析这些数据后,再从中抽绎出它的创新应用;也因此,Sidewalk Labs 不只要在多伦多的这个智慧城市得到数据,还对美国全球城市团队大挑战(Global City Team Challenge,GCTC)2016 年入围的 16 座城市提供协助创新,其中包括华盛顿特区、德州的奥斯丁、加州的圣荷西和洛杉矶等。该公司指出,合作的目的不是要销售 Google 的产品,而是要提供技术协助,来改善这些城市的运输服务和车流,同时也会保持它的合法性和敏感度。

交通运输是许多城市共同的困扰,同时它也是在智慧城市中最容易先看到收入的项目,因此成为企业争相发展的领域。每座城市遇到的交通问题不同,有些地方的困扰是停车位不足,有些地方是某些路段在尖峰时间总是有瓶颈,有足够的数据、经过分析后,才能拟订适合当地的独自解决方案。Google 如能在不同的城市蒐集到数据,就能建立更完整的图资情报,并且改善现有平台。这可以说是 Google 的两手策略,一方面取得资料,并进一步创新应用,测试智慧城市理论,另一方面开发了新产品,也可以在这些城市使用场域,甚至实验自驾车。

智慧城市蓬勃发展,日本综合研究所的报告指出,全球推动智慧城市的地区至少有 2 千个。同样位于亚洲的南韩,2000 年就开始在距离首尔 40 公里、距离仁川机场 7 公里的松岛,打造智慧城市。这座城市斥资 350 亿美元,面积为 1,500 英亩,最重要的概念就是环保,因此铺设全长 25 公里的自行车专用道,极力让居民避免使用汽车;高楼住宅高科技设备齐全,中央垃圾收集系统甚至能自动吸走垃圾,所以路上看不到垃圾车的蹤迹。这里的交通号誌用的是 LED,耗电量只有灯泡的 1%。通讯大厂思科在松岛兴建城市时,在街道、建筑物等处装上感测器,可将路况、电力需求、气温等资料传送到中央控制中心分析。

南韩经验  符合需求最关键

儘管这个计画要到 2020 年才完成,不过松岛目前迁入的人口数和创造出的工作机会都低于原先预期。事实上,相较于欧洲的阿姆斯特丹、巴塞隆纳、斯德哥尔摩等城市,南韩的发展模式明显不同。松岛的开发是基于科技公司单方面的想像来造镇,上面还有一个全国性的科技政策主导,採取的是由上到下的方式,并未和人民对话,提供的服务不一定符合人民生活既有的需求。

相对的,欧盟的方式是由下往上,採取公私协力模式,从利害关係人的需求和感受为出发点,民众是合作生产者,政府、企业、研究机构、民众全部一起合作。松岛是单恋,欧洲则是情投意合,契合程度自然大不相同。

除了全民参加,南韩情报化振兴院的分析指出,智慧城市成功的另一个关键是,确认商业模式后,法令和相关手续也要跟着放宽,否则绑手绑脚,最后扼杀了好不容易才培养出的创意。

(全文未完;本文由 财讯 授权转载;首图来源:Sidewalk La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