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换新肝‧面对5不能

浏览量369 点赞679 2020-07-25
男童换新肝‧面对5不能(槟城)现年11岁的陈子滨出世不久,即被诊断部份肝脏坏死,只有3个月大时就得冒险动手术,切除部份肝脏,并安装人造导管保命。这些年来,他战战兢兢渡过了5岁和7岁的“关键期”,原以为几近康复,奈何他在9岁那年却摔了一跤,导致肝脏恶化,若再找不到合适的肝脏移植,恐性命难保。苦等一年后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子滨在半年后终于等到一个在车祸中去世的11岁孩子的肝脏救命,虽然小命是保住了,但他童年应有的乐趣却自此被剥夺。为免受到细菌感染,他不但从此药不离身,口罩不离脸,且不能做运动、不能吃快餐和海鲜,也不能到人群密集的地方,这“5不能”的日子让年纪尚小的子滨嚐尽“与世隔绝”的苦楚。摔一跤肝恶化11年来,为孩子的病终日奔波劳累的华泰混血儿母亲刘秀丽(33岁)向《》指出,倘若牺牲孩子的欢乐能为他换来健康,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提起儿子“因祸得福”的过程,她说,在孩子一出世不久切割坏死的部份肝脏后,医生已叮嘱5岁、7岁及10岁是“关键时期”,而且儿子一辈子都不可以上体育课、不能运动、不可以踢球,也不能摔倒,怎知,就在大家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迎接子滨10岁的“厄运年”之际,他却在2008年在学校嬉闹时跌了一跤。这一跌,全家也随着掉入深渊。由于孩子倒在地上起不来,只抱着肚子喊痛,校方只好将孩子送到医院,秀丽接到通知后,匆忙抛下家里的另4个孩子,赶到医院。“医生一看到他就说,‘不能做甚幺了,吃甚幺药都已经没用了’。他的导管松掉了,心脏没有力。”子滨从居林医院被送到大山脚医院、然后又被送往亚罗士打医院,最后又被送到吉隆坡医院,刘秀丽夫妇看着孩子,甚幺都不能做,只能跟着在各医院团团转。“他很辛苦,不能吃,又一直哭,这哭叫,听在我心里很痛,可是一想到孩子可能受到感染,我不敢踏入病房内,只好在门外焦虑地徘徊。”刘秀丽说,当时医生指如果子滨不接受肝脏移植手术的话,肯定100%不能活下去,可是,即使子滨动了手术,医生也不能保证手术能成功。“这是很大的手术,手术费高达50万令吉,在这紧要关头,去哪里找?肝脏又从哪里来?”重重难关迫在眉睫,教刘秀丽夫妇感到无助。变卖家当医病夫妇俩到处奔走,变卖家当,也只筹获区区4万令吉,每天面对彷彿没有尽头的煎熬,刘秀丽向上天哭求:“不知道子滨甚幺时候才会等到肝脏?不知道子滨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去哪里找50万?”就在夫妇俩为家里医院两头烧时,所幸一名热心邻居协助他们照顾其他孩子,另外,子滨就读的公民小学校长也协助刘秀丽找上《》,向社会善心人士求助捐款。,刘秀丽接到一通电话:有肝脏了!一个11岁的孩子在交通意外中逝世,父母愿意把孩子的肝脏捐出来。这个好消息让陈家上下开心极了,子滨后来被送到吉隆坡士拉央医院进行移植手术,手术也非常成功。看见孩子再次逃过鬼门关,刘秀丽终于卸下长达半年的焦虑和压力。浴室须消毒吃煮过水果虽然子滨成功移植肝脏后,在医院住了8个月后终于能回家,但这场仗尚未结束。由于他的抵抗力弱,容易受到细菌和病毒的感染,即使在家,他也必须一直戴着口罩。就连洗澡,母亲刘秀丽也得将浴室清洗消毒一番,才让儿子使用。陈子滨的饮食更是让家人感到棘手。刘秀丽说,儿子不能吃生鲜食物、海鲜、汽水、零食、快餐、蛋糕,就连水果也必须煮过才能吃。每週餐费400“他的三餐必须另外煮一份,和其他人分开吃。为了他的健康,子滨吃的一切食物,都是我一人包办,所有食物原料是经过精挑细选。每次去超级市场替子滨买食物等日用品,我都会耗上2至3个小时,将每样食品的成份细读数遍,确保里面没有任何可能对子滨造成伤害的成份。”刘秀丽坦言,每次购物也是一场耗神费心的作战,长时间地在食品部徘徊也引来旁人的白眼,可是,为了确保孩子的食物安全,刘秀丽也管不了别人的眼光。此外,孩子的好奇和馋嘴也让作母亲的她头痛不已。“看到别人吃,他也想要吃。不给他,他就会偷偷吃,一吃就不舒服、肚子痛;晚上睡觉要陪着他,一旦发现不对劲就要快点把他送去医院。”除了得劳心劳力照顾儿子,刘秀丽夫妇也面对经济日益沉重的问题,单单子滨的每週餐费就需要约400令吉,再加上每週前往吉隆坡士拉央医院的複诊费用300令吉,另外还有每个月约1800令吉的医药费,都教他们夫妇吃不消。发烧开车3小时送院母路上喊叫子滨未移植肝脏之前,可说是命在旦夕,一旦出现一丁点发烧或不舒服的徵兆,全家就风声鹤唳,火速将他抱进车子送往医院。在状况紧急的时候,刘秀丽只好将整个家交托给附近一位邻居照顾,有时候则交给年仅15岁的长子,自己则骑着摩多载子滨,从居林的双溪谷一路赶到亚罗士打的医院去,全程耗时约3个小时。有一次,刘秀丽开车载子滨去医院的途中,车子困在长长的车龙中,子滨开始觉得不舒服,擅自开门下车,孰料走不了几步,他竟扑倒在地上,吓得刘秀丽放声大哭,在街道上抱着孩子直喊:“这孩子没了!这孩子没了!”当刘秀丽的压力到达极限时,她只好跑到家门外,站在马路上大喊大叫,吓得整条街的邻居只敢躲在屋内偷偷望,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即使如此,她还是继续跑到屋外大喊,因为她必须宣泄沉重积闷的压力,而且她已经没有力气再介意邻里的眼光。华裔男童车祸死捐肝由于儿子长时间戴着口罩,刘秀丽很少机会看见儿子的笑容,她只能透过儿子带着笑意的乌亮大眼睛,来想像儿子快乐的脸庞。“有时候我也会想像,儿子体内的肝脏主人是个怎样的孩子呢?医生曾说,捐肝脏的孩子是个相当顽皮活泼的小孩,不过他不肯讲太多,只是说对方是个11岁的华裔孩子,因交通意外而逝世。”虽然如此,对于这个两次从死神手里夺回的孩子,只要她看见孩子还在身边,就不敢再奢求更多了。柔州拿督捐手术费问刘秀丽未来有甚幺打算,她望着墙壁思考了好一阵子才回答说:“以后会怎样呢?我现在想不到那幺远。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照顾子滨而已。”“身为一个母亲,我只能忍耐、再忍耐。我现在照顾他都来不及了,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其他东西。”幸好,老大和老二非常懂事,一旦妈妈带着子滨去医院,老大就自动负起洗衣煮饭的职责,老二则照顾年纪较小的弟弟妹妹。附近还有热心的邻居,常常在危急的情况下伸出援手。“他已经算是幸运了,他3个月大的时候,医院还有一个8个月大的孩子,只在那里躺了一个晚上,就去了。”陈子滨的父亲是一名铁厂技工,原本就为了一家七口的生计而劳碌干活,但为了儿子移植肝脏的手术费,他更是不得不拼上老命在外奔波筹钱,因此留下妻子刘秀丽独自在家照顾5个孩子。不过,为了帮补开销,刘秀丽还是接了附近工厂的兼职工作在家里做。两人每月的薪水不过2000令吉出,如果没有公众的热心协助,他们根本没法筹足费用让子滨动手术。聊起向他们伸出援手的人,刘秀丽立刻说出一连串人物的名字或身份,如捐赠肝脏的孩子及其家属、一名来自柔佛州的热心拿督级人物承担了子滨大部份的手术费用、不论何时都飞奔过来帮忙照顾孩子的邻居大姊、学校的校长老师、丈夫的同事、数个医院的医生、热心和气的护士等等。继承捐肝者个性变活泼刘秀丽相信,移植肝脏的儿子,除了“继承”了捐肝者的器官,也一併“继承”了捐肝者的个性。“他的性格已经改变了大概80%。以前他很听话,现在则变得比较顽皮和爱讲话,就连脾气也改变了不少。”她说,或许子滨不能像一般孩子那样玩闹,也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吃喝,只能远远看着兄弟和同学玩游戏、吃零食,过一个被隔离的童年,心理上难免会感到不好受。她说,孩子在移植肝脏后,每次到医院内複诊时,晚上都不睡觉,一直和值班的护士小姐以国语讲个不停,当医生以英语向刘秀丽讲解他的病况时,他似乎也能听懂。“回到学校上课后,儿子甚至还懂得以耍赖的方式来避开老师的要求,而且还会对其他兄弟姊妹耍性子。小档案姓名:陈子滨年龄:11岁家庭状况:父母及5兄弟姐妹病因:部份肝脏坏死受捐器官:肝脏捐肝者死因:11岁华裔男童死于车祸新闻背景出世3个月肝坏死1999年,来自吉南双溪谷的陈子滨在3个月大时,脸部忽然变胖,全身发黄,身上还出现类似水痘的红疹,被医生诊断部份肝脏已坏死。医生过后为他动手术切除坏死的部份,然后在他体内安装人造导管。所幸这孩子的生命力顽强,总算熬过了这一劫,慢慢地长大。不过,当时医生提醒刘秀丽夫妇说,5岁、7岁及10岁是子滨的关键时期,也许这孩子无法活得更久。就在夫妇战战兢兢带大儿子的当儿,子滨却在2008年6月,也就是9岁那年病发,急需进行肝脏移植手术。家人过后透过《》向公众求助,希望筹足50万令吉医药费。在这期间,曾有2名垂死的病人愿意捐献肝脏给子滨,可是,由于2个肝脏都不适合,以致子滨一直无法进行肝脏移植手术。直至,一名交通意外逝世的孩童家属同意捐赠器官,陈子滨终于获得新的肝脏续命。‧2010.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