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宝玉专栏》「你们的孩子是天使」 同志家庭在老师、邻居眼中

浏览量900 点赞699 2020-06-11
《黄宝玉专栏》「你们的孩子是天使」 同志家庭在老师、邻居眼中

2019 年 5 月 17 日,在国际「不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这天,台湾将发生一件全世界瞩目的大事件,并会被永久记录下来,成为「台湾」在国际社会的「履历」上重要的一笔。因为台湾婚姻平权法案将交付立法院表决,并且是直球对决,没有退路。

无论表决的结果如何,(经过没有诚意的协商,伤害感情的公投,政治角力的多方拉扯之后),只有身为「切身利益关係者」的我们才知道,一路走来的「风景」有多暗潮汹涌。无论如何,这都是值得被纪录的一天,笔者也希望,台湾同志朋友的「现状」,在这历史上重要的一刻,能多多被看见。

今年 5 月 8 日,母亲节前夕,我生平第一次站上街头争取自己的权益,和其他四十个同志家庭一起,我们在雨中向社会、向立法院、向反对我们成家的人们吶喊,给我们公平的成家保障。

在雨中,我替抱病前来正在淋雨的小朋友撑伞,原本理性平和的心情,突然很气愤地想请在立法院另一头的反对人士来亲眼看看这些无辜的孩子(和家长)们,我真的很想问:你们凭什幺、为什幺,要让我们必须放下「正常的」工作,「日常的」生活,发烧的孩子,从全台湾来到立法院门口,站在雨中,向社会、还有(被你们威胁选票)的立委陈情?因为上帝给你们的权柄吗?因为你们不认识我们吗?因为担心我们家庭组成危害社会?毒害下一代?

当天下午,我和几个伙伴一起去拜会某位立委助理,希望他传达我们的声音给立委大人。会中,这位年轻的助理直言,立委本身是不反对同志婚姻的,他保证不会赞成赖士葆、林岱桦版本,但是可能也不会投赞成票给政院版本;立委知道政院版是正确的,但基于「选票考量」,他很可能弃权。而且,据说很多很多区域立委都面临相同的问题。

《黄宝玉专栏》「你们的孩子是天使」 同志家庭在老师、邻居眼中

立法者明知道正确的事却不敢做?这和声称「公投」民意高过「宪法」的谬论一样让人不敢苟同,本来应该保障人民的法律,成了被选票绑架的「利益交换」工具?这让以「民主台湾」为荣的我们情何以堪?一日快闪来回台北台东,沿途中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因此我非常想听听身边不是我同温层的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做个 reality check,于是,有了以下的对话:

木阿姨,六十岁,太太的瑜珈班同学

我:阿姨,你对同志结婚有什幺想法?

阿姨:说实话,我还在消化,应该属于慢慢从负面有点改变。

我:我和太太是你第一个认识的同志吗?

阿姨:是,所以才会慢慢的有要多了解这方面,甚至有点改变,但也不能说支持,以前是比较有疑虑。(为何?)因为电视上看到的(同志)好像很挑衅,製造冲突,可是看到你们,觉得不会阿,太太很直爽又贴心,小孩也很乖⋯⋯

我:阿姨,我跟你说,我从小到大都是非常乖的小孩,小学全校模範生,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当班长,我不是什幺怪怪的小孩,你也都认识我的爸爸妈妈,我们家庭跟你们家庭没有什幺不一样,你还会觉得我很奇怪吗?

阿姨瞪大了眼睛,没有回答我,貌似在思考⋯⋯

我接着问:您有什幺问题要问我吗?

阿姨:是天生的吗?

我:我是,很多人都是天生的,我和你的小孩唸一样的小学国中,我没有受过什幺特别的同志教育,我只是在青春期的时候发现我和别的女生有点不一样,当他们都在注意男生的时候,我比较注意女生。

阿姨用力点点头似乎表示理解。然后说,那个打撞球的陈纯甄,好像跟男的在一起又跟女的在一起?

我:陈纯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些人是双性恋,有些人是处于很多不同的原因,可能是家庭压力可能是社会压力,选择跟异性在一起,有人也走入家庭生小孩,但是也有人后来不得不面对自己内心的声音,我也曾经想要听妈妈的话和男生交往,后来发现实在没感觉没办法。

阿姨又用力点点头,说:我知道你们也很辛苦。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像是被点了哭穴,啜泣起来。阿姨过来用力抱抱我,我们的谈话就在阿姨的「呼呼」、「乖乖」声中结束了。

小孩幼儿园的老师们:园主任,四十多岁,二十几年幼教资历,以及两位年轻二十几岁的老师

我:社会上有些人认为同志家庭养出来的小孩因为缺乏一个爸爸或一个妈妈,容易行为偏差,你们认为是这样吗?

园主任:不会啊,我经常跟别的老师聊天,都说你们的小孩是天使来的,他们是我这幺多年来看到最纯真,表现出来都是善的小孩,所以我说他们是天使。这幺多年的幼教经验,我知道每个小孩都反映了他们的家庭,所以我知道你们一定很用心很爱这两个小孩,一点也不觉得他们会有什幺偏差的行为。

两位年轻幼教老师:你们把他们两个教的这幺好,怎幺可能会行为偏差呢?那些反对的人同时也不相信单亲家庭或其他不同家庭组合,这样想是不对的,我们没有觉得同志有什幺不一样,我们看到的是每个家长跟小孩的表现互动,家庭本来就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同志也一样啊。

我:我们是你们认识的第一个同志家庭吗?

园主任:是,可是我一开始也没觉得有什幺关係,因为我们在教育单位就是要中立接受多元文化的人,虽然我对同志族群或议题没有多深入的了解,但是我会秉持中立的态度,也一样对待孩子们。跟你们接触以后我会比较多关注这方面的议题,刚好前天晚上有看到公视谁来晚餐,介绍一个同志家庭,我就会多关注一下,然后也有更了解。我觉得这样很好,你让我们多了解你们,我们也可以在遇到别人有不同的意见的时候,去解释多一点,否则凭你一个人要去跟那幺多人沟通是很辛苦的。

老师:是第一个同志家庭,但我们身边有不少同事朋友同学同事,没有特别觉得同志需要被差别对待,就是很自然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黄宝玉专栏》「你们的孩子是天使」 同志家庭在老师、邻居眼中结语

在同志婚姻法案即将直球对决的前夕,我还是相信台湾这个社会温暖的人多过冷酷无情的人,我也知道愿意祝福同志结婚的立委远远多过不愿意祝福的立委,只是有些立委受到某些威胁利诱,苦于在正确的价值与选票之间摇摆,对此我深感同情,其实如果有压力的立委,愿意敞开心去拿正确的价值跟反对同志婚姻的选民沟通,应该也可以获得不少的理解与认同,毕竟做正确的事情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昧着自己的心去讨好选民应该不是长久之计吧。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时事想想】「你们的孩子是天使」 同志家庭在老师、邻居眼中的真实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