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只是生小孩与印钞票的机器人!「直接抗议」要求丈夫调整夫妻

浏览量811 点赞976 2020-07-02
原来,在丈夫眼中,她只是生小孩与印钞票的机器人?

妈妈只是生小孩与印钞票的机器人!「直接抗议」要求丈夫调整夫妻

她成长于手足众多、气氛和乐的家庭,因此,对她而言,结婚就会像自己家那样,与丈夫在充满爱与相互支持下,养儿育女。
但没预料到的是,她的事业运太旺了。她在工作上平步青云,在无数的飞航与会议累积下,她被誉为「业界一姐」,同时也误了姻缘。
她惊觉到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子宫与卵巢有「使用年限」,如果她想要生小孩,唯独此事无法外包,得自己亲力而为。
她虽然喜欢工作,但工作可以晚点再做,因为小孩再晚就生不出来了。经过反覆权衡,她决定积极执行结婚、生子计画。
除了大龄了些,以她优异的条件,她还是顺利遇到适合的对象。

丈夫是虚有其表的「小开」

他是个工程业小开,有房、有车,还有可继承的稳定获利事业。重点是,他承诺要养她,让她婚后专心相夫教子。
因为内心深处的梦想,她决定和他结婚,且如果一怀孕就辞职,专心待产。
然而交往不久就结婚,认识不清的后遗症逐渐显现。

虽然丈夫号称「小开」,但能接班的还有两个小叔,赚钱的金鸡母──老牌营造厂并非绝对传给丈夫。
丈夫必须每天忙进忙出,参与各项工作,甚至到工地现场监督,才能得到父亲给的固定薪水。
虽然房子在丈夫的名下,但贷款还是公公缴的。车子虽给丈夫开,但仍然还是放在公司名下的财产。
说穿了,她丈夫就只是一个靠公公庇荫的二代,虚有其表,其实没有能自由支配的资产。

丈夫食言而肥

或许如此,她丈夫对金钱相当没有安全感,也愈来愈担心她脱离职场太久,丢他一个人负担家计。
所以,没多久丈夫就食言而肥。不认当年的承诺──让她当主妇,而开始要求她回去工作。
但她十分享受与儿子相处的时光,根本不想复职。何况,如果她去工作,谁来照顾小孩。
「给我妈带啊!反正,她闲着没事做。」丈夫口中没事做的婆婆正是个家庭主妇,整天都在操持家务,却老是被他们嫌弃,说她没有贡献。
由此看来,夫家的观念是,如果没有工作赚钱,都不能算数。

如果要能兼顾家庭,她往后的工作最好是朝九晚五,时间固定,外加週休二日。但丈夫还希望她的工作要有保障、要有退休金……全部条件加起来,就只剩下公务人员可以考虑了。
她只好拿起书本猛K,赌在录取率只有个位数的公职考试。
念书期间的压力已经爆表,丈夫却常出言损她不事生产、不顾小孩,让她更加烦躁不安。
还好考试是她的强项,别人考好几年的公职,她一次就考上。

她恐慌发作,却需「偷偷就医」

但分发后还有训练期,上课之外,还要考试。丈夫送她去训练中心时,竟然耳提面命,叫她可别没考好。丈夫对她说:「你就只会念书,被当掉就太丢脸了。」
她焦虑到无法成眠,好几次要恐慌发作,只好偷偷前来求医。

为何连看医生都要私下,不能给夫家知道?
她叹着气说:「没办法,丈夫要是知道的话,他恐怕又要说我意志力薄弱、抗压力差、烂草莓……」
然而,拥有公职却没有带来幸福、快乐的日子。

每天上班就是撕裂心肝,她与儿子的拔河比赛。
婆婆虽然疼爱孙子,但因长年被打压而脾气暴躁,动辄对她儿子恐吓、威胁「再哭就打断腿。」「吵死人了,再吵就送人。」
这一类的话语,让年幼的孩子相当惶恐。只要一说到要去阿嬷家,孩子就反抗。巴着她的腿,不让她走。
听到儿子哭闹,丈夫就气到揍孩子,而她出手相护,就会被骂:「你纵容小孩,养出妈宝。」
连赶来接小孩的婆婆,也嚷着:「就让他哭,不用管他。去去去,你就去工作……」

丈夫的冷言冷语

她总是在这样乱哄哄的状态下离开家门,而工作时又得面临更多的紊乱。
身为第一线的柜檯人员,工作内容相当繁琐,却又单调,完全没有得思考,只有考验耐性,反覆确认各式帐单、资费,还要应付客户的情绪与刁难。
她因为是新人,业务不熟练,往往得加班到很晚才能回家。每天都累得要命。
但丈夫只会冷冷地评论她:「你连最简单的公务员都做不了的话,那还会什幺?!」

最近她惊觉与儿子几乎没什幺相处的时间。因为下班太晚,无法开伙,晚餐到公婆家吃,带儿子回来,就只能洗澡、睡觉,一天就这样过去。
这就是她想要的家庭生活?而她只要抱怨,丈夫总是认定她爱钻牛角尖,要她学会正面思考,别再吃药,赶快生第二胎……
原来,在丈夫眼中,她只是生小孩与印钞票的机器人?

精神科医师专业分析

当一个人处于人生十字路口时,该何去何从?我们为了什幺而埋首赶路,却在一抬头时,赫然发现周遭景物完全陌生……而此处是出发时想去的地方吗?
就像她,毅然放弃事业带来的高薪与成就感,就是为了生小孩;,而生小孩是为了重温孩提时的美好经验,厚植下半生最重要的资产——幸福的家庭。

为什幺她达成目标,却不快乐?

她当时的目标多幺清楚,加上她的执行力够,但为何结婚、生子之后,在她的专案达成率百分百之际,她却如此不快乐?
分析起来,婚后,她受夫家影响,才导致失焦、迷途。

我告诉她,此时,最需要的是「莫忘初衷」,只要能釐清主要标的,事情的轻重缓急就会清楚。
对她来说,能放下成功的事业去结婚、生子,表示亲子关係远重于名利,至少在她人生的现阶段,重点绝对是家庭。

所以,哪有绕了大半圈又跑回去赚钱的道理呢?硬要在育儿期去赚一点薪水,CP值超低不说,却缺席了孩子最重要的成长期。就像帮婴儿洗澡,大人只顾着捞洗澡水,却把婴儿忘在一旁那样的荒谬。

她痛苦的源头

她痛苦的源头恐怕在于——夫家的价值观与她的相左。

刚开始时,她不免想要讨好与顺从,听从丈夫与公婆的话做决定。但夫家重视金钱,觉得人力能换钱,闲置就算浪费。对于无形的亲情、孩子的人格形塑,此类无法标价的,就视为不重要。

但谁都知道,金钱无法买到快乐,尤其是亲情。放眼望去,多少有钱人就是家庭不和,外表光鲜亮丽,但却内心苦闷。亲情是珍贵的资产,需要用心的投资与经营。
我觉得她的理念才是正确的,她应该要坚持的。

她的夫家惯于「两代分工合作」——老人家带小孩,年轻父母出外赚钱,藉此压榨出最高的边际效益。
像是把孩子留在乡下,给阿公、阿嬷照顾,爸妈在都市工作,假日回去探望。这样老人家的「剩余价值」被充分利用,年轻人又赚得到钱养小孩与双亲。

然而,此种育儿模式有严重的后遗症,就是「角色混乱」——父母在应该育儿时,角色外包,导致亲子不熟。等到年老时,才能反过来照顾孙儿。中生代年轻时跟老一辈抢小孩,老来又与下一代抢孙子。

直接抗议,要求丈夫调整

此外,为什幺她的丈夫像个局外人,总对她进行评论?既然婚前就知道她的能力好,丈夫为何总是挖苦她、质疑她?
从夫家之间的互动观察,「家庭习惯」是可能的原因之一。
家人间的耳濡目染,无形的「身教」影响很大。如果她不希望儿子将来也讲话刻薄,气不过就出手打人,那幺,她最好把儿子带在身边,自己好好教导,这是刻不容缓的一件事。
此外,或许丈夫的内心里认为自己的条件略逊于她,所以,在潜意识里想趁机打压妻子,好取得平衡。

为了婚姻长久,夫妻俩最好地位对等,而且互相尊重。
我建议她,要对丈夫表达抗议。例如,要求丈夫改掉对她说话时的负面语气。

精神科医师教你突围

她的娘家气氛和乐,意味着家人的情绪相对稳定,鲜少过于激动或歇斯底里。即使有人抛出负面情绪,也能被认同、接纳、化解。
婚后,她在夫家感到震惊与内心受伤,原因应该是夫家不善于察觉、面对、处理情绪。夫家可能认为面对、处理情绪,就像接到炸弹那样危险。
这一类人的典型反应可能有「否认」:直接打脸对方,说:「你不应该难过。」「想死是错的。」或「加倍奉还」:用更大的情绪反扑对方,例如:「哭?我比你还想哭。」又或是「武力阻断」:恐吓、暴力威胁,好让人噤声,例如:「再闹,就打死你。」「还哭,就把你丢掉。」

当发现对方有这些反应时,我们心里最好有点警觉──对方处理情绪的能力似乎不强,如果我们想达到沟通的目的,或许得换一个方式。

教养孩子时,父母应该先处理自己内心的焦虑
例如,当她丈夫感到焦虑或压力大时,因为不擅长处理情绪,所以容易言行失控。因此,一听到她抱怨工作,就说话损她。当早上小孩吵闹,丈夫又要赶上班时,丈夫就出手修理孩子,虽然其他的时间,丈夫还算尽责的丈夫与好爸爸。

不过,既然选了他,我建议她,先处理掉自己的情绪,也就是「採取行动,降低自身焦虑」,而非将焦虑的事,抛向丈夫,期望丈夫协助解决。

她主要的焦虑是来自于「母性」受到威胁,也就是被迫离开孩子,而且感觉小孩无法受到妥善照料。此时,她的母性就会发动,强烈希望捍卫幼子。然而,阻止她善尽母职的,却是丈夫对「金钱」的焦虑,这可怎幺办呢?

分析自身的财务状况

「你们家用需要多少?你有多少存款,他的薪水是多少?」对于我这些具体的提问,她静下心来分析自家的财务状况。
我想,要能说服丈夫即使她辞职在家带小孩,家庭财务照样没问题,丈夫才不会焦虑到反对,而比较能接受她的决定。
不过,即使现在够用,丈夫还担心起退休金。所以,她还得说明此为「短期规划」,是到小孩几岁为止。等孩子长到够大,在校时间变长,她就会找全日工作复职。
人生虽然是连贯的,不过,仍然约略可以分成几个阶段,而每个阶段的重点都不同。以她目前经济允许,且渴望亲自育儿的情况下,我觉得暂停工作,回家带小孩是正确的选择。

童年相当重要,亲子关係与孩子的人格发展都在此关键期奠定。这时候好好陪孩子,整体而言,事半功倍。况且,孩子的「赏味期限」很短,过来人都知道孩子很快就长大了,不需要父母了。如果,届时才想弥补,子女是不会领情的。

更可怕的是,小时候孩子怎幺被父母对待的,他们就怎幺对待父母。像她婆婆对孩子没耐心,当年应该也是这样吼骂子女,到现在她丈夫成人之后,就跟着公公鄙夷自己的母亲,这是何苦呢?

辞去公职,回家育儿

她后来毅然辞去公职,即使同事劝她转调较轻鬆的单位就好,周遭的人也为她放弃铁饭碗而感到万般可惜。

其实,生活是自己在过的。我们是活在别人的评价里,还是自己切身的感受中呢?就像是穿一双名贵,但磨脚的鞋子,别人的眼光再豔羡,也无法使自己的脚不痛。

她选择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后,每天都过得很愉快,儿子也变得活泼、开朗。她丈夫逐渐感受到她的变化,也感受到生活品质变好,于是,丈夫也慢慢放鬆下来,不再开口、闭口都提钱。何况,老婆不再抱怨,男人就像被无罪赦免,如释重负啊。

不过,她还是很担心公公婆婆的想法。
「你有很听父母的话吗?」我问。
她立刻摇头。

我觉得很奇怪,彼此没有血缘,也没有养过自己的公婆,竟然比自己的亲生父母还在意。现代女性念书、工作样样行,但如此介意婆家的看法,或许背后原因是从小优秀惯了,好面子,也不想让人批评。

但其实,我觉得关键人物是「丈夫」,如果她的丈夫能理解且支持就可以了。况且,只要她让自己的儿子与孙子过得好,我想公婆也就无话可说了。

其实,她是相对幸运的,不会因为经济条件所限而需要牺牲孩子。我想,既然她有余裕可以选择,为何还要大开倒车,硬把这重要的这几年拿去上班?不过,要做这样的决定,女性自己还是要坚定,才能力抗周遭人的惯性。

这惯性是台湾人多半早已脱贫,却改不了贫穷的思考模式,仍然习惯把赚钱放在最前面,以至于忘记享受人生的乐趣。
就像旅游时忙着赶车,却顾不得欣赏沿途的风景。我们为何不边走边玩,好好感受每一个景点的美好,以免离开人世时,除了银行存摺外,其他都是白卷啊!

妈妈只是生小孩与印钞票的机器人!「直接抗议」要求丈夫调整夫妻​《好女人受的伤最重:精神科医师教妳立下界线,智慧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