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父母控诉幼园‧院长抓儿头敲桌

浏览量813 点赞756 2020-07-25
男童父母控诉幼园‧院长抓儿头敲桌(吉隆坡12日讯)4岁男童父母申诉,儿子声称遭幼稚园院长痛打,鼻樑、额头、腿部都有瘀伤和藤条痕。他们也从目击的师生口中得知,儿子被院长抓着头髮往桌子猛敲,以致鼻樑上的瘀伤久久不散,暴力行为让他们难以接受。涉案院长至今拒绝作出交代,他们已向警方报案,并準备替孩子转校,避免暴力事件重演。受害男童李恆宇的母亲陈亿菁(33岁,秘书)週六在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协助下召开记者会,她的丈夫李泰利(35岁,电器批发商)陪伴在旁。她告诉记者,她上週一(3月7日)傍晚约5时如常下班到幼稚园接儿子放学,当时,她的儿子是寄託给该幼稚园的安亲班照顾。她说,幼稚园院长见到她立刻投诉儿子的不是,指儿子使用魔术笔在教材上涂鸦,她信以为真,静静聆听院长的投诉。鼻樑瘀伤未散她声称,儿子过后走出幼稚园,一脸像是哭过的倦容,鼻樑上还有一片瘀青,她因此询问儿子如何撞伤造成瘀青时,儿子静静不出声。她过后把孩子载回家。“我替孩子沖凉时,看到他的大小腿有藤鞭印,他说被老师打,我再帮他洗头时,他说头很痛,叫我不要碰他的头。”她表示,儿子向她坦承被“耐莉老师”(幼稚园院长)拉扯头髮,她因此致电告知身在外坡的丈夫。她指出,她在晚上10时让3名儿女都上床睡觉后,传了一封简讯给院长,询问对方是否太用力鞭打儿子,以致儿子向她投诉。她也要求和对方见面,不过,对方并没给予任何回应。她提到,院长通常每天都会在校门前迎接学生到来,不过,她隔天一早带儿子去幼稚园时,院长却不见蹤影,2名幼稚园印尼女佣对儿子受伤的经过表示不知情。她在週一至週三连续3天发简讯给院长要求见面,但对方却没出现,最后更关上手机拒绝接听来电,以致他们在别无他法下向警方报案。院长简讯坦承扯髮陈亿菁指出,涉案幼稚园院长通过简讯向她坦承,对方确实拉扯过她儿子的头髮,但却强调情况并非如她所投诉般严重。她告诉记者,她多次传送简讯给幼稚园院长,要求会面寻求合理解释,对方只在週二给予唯一一次回应。“她(院长)说,她有拉扯我儿子的头髮,但不是我投诉的那样,她还说我儿子很顽皮,从椅子跳上跳下,叫他不要做偏要做。”她声称,由于对方正在办理丧事,所以,她没再追问下去,只要求隔天在幼稚园与对方见面,不过,对方始终没出现。她坦承,儿子的确活泼好动,但却很讨人喜欢,而且品学兼优,深受幼稚园老师疼爱,奈何却发生遭痛打致瘀伤的事件,令她和丈夫痛心不已。教师称院长常拍学生背部陈亿菁说,她私下向幼稚园教师了解情况后获知,有安亲班的三四年级学生目睹儿子被院长拉扯头髮敲向桌子,也有不少教师声称,院长常用手大力拍打学生的背部、身体、脚和拉扯头髮,令她对孩子的遭遇感痛心。她提到,警方曾联络上幼稚园院长,要对方在週四出国前向学生家长交代。“我上週四的确收到一通相信是对方在机场打来的公共电话,但只响了两下,我根本来不及接听。”她说,该名院长不但拒绝和他们会面对话,更向警方谎称曾多次致电给她,但我却没有接听,令她感到遗憾。“我们不是要追究甚幺,我们只要她告诉我们发生了甚幺事,我不反对老师鞭打孩子,但,要告诉我们原因何在。”她也现场致电一名曾在幼稚园服务的教师,对方坦承院长的确爱用手大力拍打学生的身体和脚,还会习惯拉扯学生头髮。她希望警方能採取行动,至少到幼稚园询问师生,避免学生遗忘事发经过,而涉案者则可逃避责任。李映霞:将伤害儿童心灵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强调,幼稚园和安亲班是教育及保护儿童场所,但院长或教师严厉惩罚儿童,将演变成虐待事件,除了对儿童造成心灵伤害,也会影响其他同行的声誉,她因此呼吁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关注幼稚园和安亲班的品质及发展。她在记者会上指出,她週五曾多次致电给院长及幼稚园其他分校,但却无人接听。她查问后也发现,有关幼稚园共有3名合伙人,不过主要管理人则是涉案的院长。她声称,根据幼稚园师生说词,院长不只一次,而是多次以恶劣手段惩罚学生,她认为院长已过份对待学生,并怀疑院长有情绪问题。她呼吁家长把孩子送往幼稚园或安亲班之际,应观察孩子的情况,避免孩子遭受虐待却不知情。“小朋友可能不知道事情的对错,也不懂得如何告诉家长,所以,家长应细心关注。”她认为,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关注幼稚园和安亲班的品质,包括定时派员上门调查、访问家长等,确保儿童在安全的环境下接受启蒙教育。‧2011.03.12